关于我及我的家人都要侍奉神

Dr.Daphne Liu的见证

我爱我的父母

自从我们出生后,我的父母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在我们的教育上,并且给我们年轻的思想灌输了很强的家庭观。作为长女的我总免不了地参与了家庭的事件的探讨和决策,而且在我父母的指导下,我被给予了成就自我的一个平台。他们是我依赖的磐石和最好的朋友。

接着,在上高中时,我参与了一次的教会野外活动。刚来到澳大利亚的我急切地想拓展我的社交圈子,就是在那个教会野外活动中,我认识了我最伟大的朋友--耶稣基督。之后我开始有规律地去教会,并且喜欢听讲道。神移去了我内在的地狱般的复杂心绪,并且对我的将来给予了一个很深含义上的呼召和责任。我由此从悲伤和沮丧,甚至自杀的念头中被解脱出来,从而变得积极和正面。我的生活也变得很有意义和充满盼望。

同时,我完成了我的大学学位课程,并且开始我的很有前途的医生工作生涯。我的父母那时候不理解我的内在变化,反而对我感到很气馁,他们觉得我太沉迷于基督教的信仰。他们担心我被牧师给“洗脑”了,从而成为一个“宗教迷”。即使我的学业和工作都进展顺利,但是我父母还是认为任何的教会活动都有可能影响他们对我所期盼的成就。他们对我有一个计划,然而神对我有一个更好的计划...

夹在所有的冲突中间,我想同时取悦上帝和父母。每一次教会听道结束并回到家中后,作为一个孝敬父母的女儿的我都持续地忍耐住许多来自父母的争论和冷漠的对待。 我用尽了所有天然的、能想到的办法和智慧,然而我父母的心还是强烈地对抗上帝。因此我的喜悦逐渐地消退。 当我不得不选择离开我父母的时候,我意识到机会将一定会来临,而且开始允许神参与进来并作工。然而恐惧感占据了我的心...要是由于我搬出去了,他们将彻底地厌恶神,那该怎么办?我是否将因此成为他们得救接受上帝的永久绊脚石呢?

最终,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妥协,并且搬出了家。接下来的12个月证实了那是一个试验阶段。在灵命方面,我就像一只刚从笼子中被释放的小鸟一样,自由地翱翔于天空。我可以毫无拘束地参加教会的活动,而不再担心回家后,父母是否会与我争吵。我喜欢在安静的时候,与神交流,并且不会因此而受到任何的责备。然而,我父母却不能欣赏这些。由于上帝的恩典,作为一个青年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欣欣向荣。可是我的父母还是继续地反对我对神的信奉。当我意识到我与父母之间分歧的扩大时候,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很难再坚持下去。然而神的恩典是充足的,而且靠着牧师和教会朋友们的支持,我们一起持续地为我父母的灵魂拯救而协调。

最终,突破点来了!父亲在台湾生了一场大病。父母的电话听起来让人感到很绝望。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周中,为了他们的灵魂,我进入了最紧张的灵命的争战。有一天,我收到了让我最意想不到的消息---我的父母得救了而且不久后将受洗!!显然地,在几个月前,由于想多了解女儿的信仰的母亲很喜悦地收到了一份基督徒会议的邀请。 接着,当我父亲生病时,我母亲想起她在那些基督徒会议中所听的神迹见证,以及想起多年前,上帝医治了我的身体。于是,母亲开始将手按在父亲身上,并且以耶稣基督的圣名为父亲祷告。超自然地,上帝每次都回应了母亲的祷告,因此父亲身体的不适得到了缓解,而且在那晚,他可以睡得很香。虽然,我的父母外表上表现得很敌对上帝的信仰,但是上帝却从里面来软化他们坚硬的心。信心的争战最终取得了胜利,而且上帝是获胜者!!

现在基督教成为了我们谈论的中心话题。上帝不仅重建和修复了我们间的关系,而且让这种关系变得比我们所想像或者要求的还要美好!无论什么时候聚集在一起,我们讨论的都是关于上帝对我们灵魂的怜悯和爱惜。我们相互交流神迹见证。 我的父母喜欢祷告,尤其是在吃饭前的餐桌上。他们经常祷告很久导致我们都得吃冷的饭菜了! 他们现在扎根在台湾的一个很好的当地教会,并且热忱地服侍上帝。惊奇的是,他们的牧师跟我有很相似的背景。我的父母很欣赏并且尊重他们的牧师。神对我母亲的吸引力就跟当初对我的影响一样的明显,因为她跟我一样地喜欢神的话语和听牧师的讲道。父亲的注意力将不再仅仅放在他自己的家庭上, 他现在培育和教养了一个家庭小组,这个小组由他的刚转换信仰成为新基督徒的病人和他的朋友组成。 对于我父母的改变,我对神的大能以及神的信守诚诺不得不感到惊奇。关于我及我的家人都要侍奉神!

 

 

optomisedchinese

想要给予帮助吗?

搜索讲道

选择类别
Fresh Manna Subscription
Mailing List
Your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