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荣耀归给神

Rudy Susanto的见证

传道书 2:14a:智慧人的眼目光明,但是愚昧人在黑暗里行。

我出生于Bangka岛屿上的一个叫作Muntok的小镇。Bangka是印度尼西亚Sumatra东部的1万8千多个岛屿中的最小岛屿中的一个。就像在印度尼西亚的大部分中国人一样,我的父母们实行祖先的供奉。我记得自己站在摆满祭祀食物的供桌前面并且手持烧香向我们的外祖父母们祈求保护和祝福。那时候我们做这些是为了对我们祖先表示尊重却完全不知道,实际上我们是在敬拜魔鬼。

虽然我父母不是基督徒,但是他们将自己的孩子送进了天主教学校。那时候,那是Muntok唯一的一所适合的小学。我的一些同学每周一次地在教室的前面排好队,然后跟着老师一起走到我们学校附近的一个教会。当时6岁的我对此感到很困惑,由于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被允许一同前去。之后我被告知:“你不是一个天主教徒”。于是我就想着:“他们一定是非常特殊的人” 。

当我8岁的时候,我们全家迁移到印度尼西亚的首都Jakarta,而我则在一家公立小学读书并且宗教是其中的一门必修课。由于那时候只有一门宗教课程供选择,于是我只能读了伊斯兰教课程,其中包括要学习阿拉伯语。在课堂中,我们被传授说每个人都有着一个天使,而那个天使的主要任务是计算我们所犯的罪和所做的善事的次数。然后到生命结束的时候,每个人都必须要走过一个所谓的Siratal Mustaqim桥才能到天堂。那座桥非常狭窄,厚度只有头发的七分之一,而且桥底下是猛烈的地域之火。如果我们的罪超过我们所做的善事,那么我们将不会有机会安全地度过那座桥,而是掉入地域受尽永久的痛苦。 在课堂中,我们还将会看到一些在地域中的人们正受撒旦折磨的图片展示。当我听到这一切的时候,我是如此的害怕。自从那天后,我就想着要像电视上那些马戏团一样,学习在一条绳子上走路!虽然我只有10岁,但是我确信自己的罪超过自己所做的善事!在 Muntok, 我常常和我的小伙伴们一起到邻居家偷水果,并且不顺从父母。我感到无助,并且对死亡充满了恐惧感。我怎么样才能确认自己有足够的善行让自己可以安全地度过那座桥呢?

这些疑问促使我在进入初中的时候,选择了天主教作为我的宗教学科。我也从此开始有规律地去天主教会。 这个时候,我的两个姐姐都成为了基督徒。而在学校里,我最好的朋友们正巧也都成为了基督徒。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始意识到天主教并非跟圣经中所描绘的基督教完全一样。

以赛亚书52:7a:这报佳音的人的脚登山何等佳美 

从我的两个姐姐和基督徒的朋友那里,我得知神的恩典。神爱我们而且他并不想要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灭亡。然而,我们所有人都有罪,而罪的工价乃是死。神赐给我们他的独生子耶稣,让他为了我们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从而让我们与神可以重新和好,并且每个人只要承认耶稣是救主并且心里相信耶稣已经将他从死亡里拯救出来,并且得到永生的生命,那么他的罪将被免除。

罗马书6:23: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

当我知道了这个真理后,我是如此地兴奋。我终于在耶稣那里找到了我所要的答案!

在1984年,我将我自己的生命交给了耶稣,而且对死亡的所有恐惧感也完全地消失了。将荣耀归给上帝!不久之后,我们家的其他所有成员——我的妹妹和我的父母也都将他们的生命交给了耶稣。 对神的那份渴望将我带到了一个充满圣灵的教会和传道团体。之后,我在那里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也就是我的妻子。

罗马书 8:15: 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

在1996年,第一次遇到我的妻子 Berli的时候,我不知道她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在我去拜访她家的一个晚上,她的姐夫也在那里。他问我是否已经受了圣灵的洗礼。而我回复说,如果他指的是会说方言,那么我的答案是还没有受过圣灵的洗礼。 我当时的理解是并非每个基督徒都要会说方言而且会说方言不保证一定可以改善一个人的性格。关于这个话题,我之前有听过一些相互抵触的不同学说 ;而且我自己做了一个总结,尽管我参加了许多不同的会议,但是只要我还不会说方言,那么这种说方言的恩赐就还不属于我。我记得有一个时候,一个布道者认为我的人性的逻辑思维让我无法容易地去领受说方言的恩赐。 尽管我有着这些令人失望的经历和误解,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还是渴望着被圣灵受洗而且可以通过说方言来作此受洗的见证。

Berli的姐夫与我一起查阅了圣经中与被圣灵受洗这个话题相关的一些章节。神的意愿是要我们能够在灵里与神的团契进行亲密地交流。约翰福音 4:24神是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 哥林多前书14:2 :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在心灵里确实讲各样的奥秘。 使徒行转 2:4: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我打断Berli的姐夫的话并问他:“但是我怎么样才能知道这一切不是来自撒旦呢?”他回答说:“请读路加福音11:11”:你们中间作父亲的,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求鱼,反拿蛇当鱼给他呢?

因为那时我的自我意识非常强,所以Berli的姐夫请其他所有人离开房间,并单独为我祷告。过了10分钟后,我跪在了地上,开始说起了方言,并且就像一个小孩子似的敞开心扉地向神倾述了一切。这样大概持续了2个小时之久。那就像防洪的闸门被打开了似的!在我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仍继续说着方言!那些语言就这样地从我的腹部冒气泡似的涌出来,使我无法控制住。即使那些祷告的方言对于我的大脑来说还显得很生疏,但是同时我已经开始领受那其中的意思了。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那已经是午夜了。我正巧碰到我的妹妹正舒服地坐在电视机前看节目。当她听到我说的方言的时候,说:“你一定是被圣灵洗礼过了!”当我走过她身旁的时候,我本能地感觉到圣灵要我按手在我妹妹身上,让她也能够被圣灵所充满。

我按照这旨意做了,于是我妹妹就感到了圣灵的充满,并且也开始说起方言。接下来我们由神伴随的道路将永远不再与以前一样了!

将一切荣耀归给我们的神!

optomisedchinese

想要给予帮助吗?

搜索讲道

选择类别
Fresh Manna Subscription
Mailing List
Your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