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imonies

神是亲爱的和仁慈的

神是亲爱的和仁慈的,而不是严厉的和给予人痛苦的。

到目前为止,在许多地方,很大的范围内都发生了许多的灾难;而事实上,世界充满了悲惨性的冲突斗争、伤害、失望、贫穷、缺乏、关系的破裂、疾病、意外事故等等,还有一系列的将继续出现在清单上。

这一切并不是因为神在惩罚犯罪者,神不是要惩罚我们,要不然早在很久以前我们都被惩罚了。神给予我们无条件的爱、恩典,仁慈、赎回、教导、启发、显露和权柄。世界如此脆弱和糟糕的原因是“罪的代价是死亡”,不是死亡的行为,而是死亡的工作,比如灾难、灾祸、意外事故、疾病等等。罪恶玷污和败坏了星球并且那种气氛如同影响我们健康的病毒。  不论人们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犯罪了,我们都需要上帝的救赎、显露和准许。但是我们还是太过于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以致不能够专心地寻求真理和神。撒旦是这个世界的神,他通过罪恶的势力来作工,给人们带来邪恶和破坏,然而耶稣带是来带走我们的罪恶并且给予我们饶恕和救赎的恩典。

作为基督徒,我们已经开始信心的工作但是我们需要不断地在他的爱、领导、指引和启示中成长。想要爱神就要去了解他。假如我们不去了解神,那么我们就会对敌人的伎俩显得脆弱而且无能力应付。仅仅只有当我们学习聆听上帝的声音并且跟着上帝的指引而生活,那么我们就可以跟上上帝的曲调使上帝指导和保护让我们脱离敌人的破坏性工作。

作为孩子,在他们达到拥有有责任和义务的年纪之前:意识到他们的罪恶和蓄意性罪恶,他们就将都被拯救并且从永生的死亡中得到解脱;在肉体死亡后,他们将来到神的面前,进入天堂。

当你在渴望最求神和在神里面成长的时候,他都会祝福你!

阅读全文:神是亲爱的和仁慈的

 

关于我及我的家人都要侍奉神

Dr.Daphne Liu的见证

我爱我的父母

自从我们出生后,我的父母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在我们的教育上,并且给我们年轻的思想灌输了很强的家庭观。作为长女的我总免不了地参与了家庭的事件的探讨和决策,而且在我父母的指导下,我被给予了成就自我的一个平台。他们是我依赖的磐石和最好的朋友。

接着,在上高中时,我参与了一次的教会野外活动。刚来到澳大利亚的我急切地想拓展我的社交圈子,就是在那个教会野外活动中,我认识了我最伟大的朋友--耶稣基督。之后我开始有规律地去教会,并且喜欢听讲道。神移去了我内在的地狱般的复杂心绪,并且对我的将来给予了一个很深含义上的呼召和责任。我由此从悲伤和沮丧,甚至自杀的念头中被解脱出来,从而变得积极和正面。我的生活也变得很有意义和充满盼望。

阅读全文:关于我及我的家人都要侍奉神

 

25年婚姻生活越来越美好的心得体会之分享!阿们!

Winnie Lam的见证

在9月份我们的25年结婚周年纪念日的时候,我要感谢我们的上帝!而且如果你们要问我,婚姻生活过得怎么样,那么我的答案将是,我非常感谢上帝。

我想要与你们分享的是,在寻求一段较好的婚姻之前,我们要首先得寻求神。我把自己与上帝的关系放在首要位置,因此我才能准备好自己去做我丈夫的信仰工作。当我在上帝的话语中成长的过程中,我们的婚姻生活也随之变得越来越美好!我深信所有的婚姻都会有风风雨雨的阶段,而我们所面临的选择是通过上帝的恩典和能量来度过,还是坚持以我们自己的方式去持续!

男人与女人有着不同的性格。Leon是一个讲究效率的人,他总是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以简单分散化的 方式完成所有的任务。他从来不会缓慢下来,而我却喜欢一步步地有条理地处理事情。在我们婚姻生活的起初阶段,他总是问我,为什么我总是这么慢,而且试图敦促我,快点,快点,再快点!即使当我们在一个很高级的餐馆用餐的时候,他也会快速地用完他的餐,而当时的我却还有很多食物没吃完。他也从来不会多花额外的时间在任何一件事情上。对于许多夫妻来说,这也许不是一件大问题,但是在我们婚姻生活的不用领域中,这种冲突却给我们造成了很多不愉快的情景。 由于这个不同点,我们对彼此显得很苛刻,然而上帝打开了我们的眼睛并且教我们如何使用我们的不同点来相互弥补。同时我们也都学会了调整自我以致可以很好地共处,而不是相互对抗。

阅读全文:25年婚姻生活越来越美好的心得体会之分享!阿们!

   

我做了我所能做的那么上帝将为我做剩余的

 Lee Wan 的见证

我是我们家中十个小孩中唯一个得救的(成为基督徒)。我写信给我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兄弟姐妹妹们,与他们分享我从上帝那里得来的喜悦与平安。通常来说,我只写一封信,然后复印给他们每人一份,最后附上不同的地址邮寄出去。 在信中,我从没有提及叫他们要认罪悔改并且接受耶稣基督做救主的话题,只是与他们分享我的喜悦和平安而已。除了我最小的妹妹,其他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很忙,因此我从来没有期望得到他们的任何回信。

有一天,我收到了我最小妹妹的回信。她仅仅给我写了:“你可以去信任何你想要信的东西。但是,请不要再跟我们提及你的神。”那时候的我非常伤心。所有我想做的事情只是想跟他们分享我的喜悦,那是一种仍然涌在我心头的喜悦。我发觉自己很难去控制和抑制那种喜悦,而想着跟他们分享。所以这就是当时我所做的(写信跟他们分享喜悦)。当然,我那时候我还是希望他们通过我的信,能够理解那种喜悦背后的真正原因。

阅读全文:我做了我所能做的那么上帝将为我做剩余的

 

在一切的祝福中,灵魂的得救是最宝贵的

 

 

Sarah Poihipi的见证

在2005年,我经历了我人生中最低沉和暗淡的时光-我将失去我的母亲。虽然我母亲只是在医院进行一个人工肛门口袋去除手术,但是我或者任何人都想不到她将会在两周后去世了。当她动完手术出来的时候,一开始她的状态还是很好的。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带着儿子去医院探望了她几次,那时候她可以起床并且说话,而且恢复得很顺利。然而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六,我哥哥打电话给我说医院通知我的母亲遭受了两次癫痫发作,并且被送进了特护室。我给吓坏了。当时我马上去了医院,到了那,仅仅得知她的心跳停止了而且她正处于药物引起性的昏迷中。她那时得用生命支持辅助系统来维系生命!

  一个小时后,医生给了我哥哥和我一个无情的消息-没有人知道我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将不会活得太久了。所有家庭成员都被通知这个结果,而且都陆续来到医院向母亲作临终前的告别。

阅读全文:在一切的祝福中,灵魂的得救是最宝贵的

   

optomisedchinese

想要给予帮助吗?

搜索讲道

选择类别
Fresh Manna Subscription
Mailing List
Your email